赵坡茶传奇2019-10-21

中国茶叶大辞典载:陆羽著《茶经.八之出》注:“汉州绵竹县竹山者,与润州同。绵竹赵坡茶与峨眉白芽,雅安蒙顶并称珍品”。于是,便有了《赵坡茶传奇》的系列故事。

                                                                                                                  




 赵坡受茶

北宋宣和年间,四川绵竹县土门场三箭水泉边,有一户赵姓人家,户主赵三溪是位秀才,三次上京大考未中,便在家乡当了学究,耐心与自己的女儿和穷孩子们授课。其妻赵氏憨厚老实,是一位典型的农家妇女。其女赵坡,年方二八,生得来如花似玉,貌压群芳,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真乃一大才女,赵三溪把她视为掌上明珠。求婚者络绎不绝,可没有一个中赵三溪之意者。这赵家住在这一面依山,三面临水的三箭水泉边。山上,山花烂漫,林海茫茫,小溪潺潺,百鸟欢歌。山下,牛羊成群,田禾嫩绿,房舍如画,道路似带。远眺川西平原,一马平川,耳闻三溪古刹,梵音阵阵,饮玉妃泉水,吸三溪灵气,真乃仙山福地一般。

绵竹县人杨绵春,武举出身。随军作战,平乱有功,被宋王封为本县县令。这杨棉春膝下只有独子杨泉,倒还天资聪明,过目成诵,文才出众,又因长得来英俊潇洒,登门说亲者络绎不绝。

杨县令企盼的是早娶佳媳,儿孙满堂,人丁兴旺。他听人说土门赵三溪有一才女尚在闺中,无奈无人前去赵府说合。

一日,同窗好友洛水县县令刘意来绵竹县衙拜访杨绵春。杨县令一见,格外高兴,牵手进入客堂,忙叫一声,:“请,请上座”。又吩咐下人道:“泡,泡好茶!”

香茶上桌以后,刘意闻到绿茶馨香,便说道:“好茶,好茶,实乃好茶也。真有我朝诗人刘禹锡《尝茶》诗之韵味哉。”于是,吟道:“生拍芳丛鹰嘴芽,老郎封寄谪仙家,今霄更有湘江月,照出菲菲满碗花。”

杨绵春笑道:“好友来,有好茶待客之道也。唐朝诗人徐寅有诗曰:“金檩和碾沉香末,冰碗轻涵翠缕烟,分赠恩深知最异,晚铛宜煮北山泉!妙,妙!”二人合掌笑道。

刘意说道:“弟有住远房叔表兄弟赵三溪在贵县土门作学究,他膝下有一女名叫赵坡,年方二八,人才出众,诗文惊人;弟知兄有一子名叫杨泉,年方二九,才华横溢,相貌堂堂,与赵坡正好天生一对。吾有撮合两家结为秦晋之意,请与兄弟一道去试探一下,对则弟当为大媒,不知老兄意下如何?”

杨绵春听罢,喜上眉梢:“如此甚好,多感贤弟盛情,。明日同你去相媳吧。”

次日,杨刘二君乘马出城,不到一个时辰便来到土门三溪寺三箭水泉边赵三溪之家。赵三溪出书房相迎,三人同进客厅,分宾主坐定。泡好老鹰茶后,赵三溪叫赵坡前来拜见表叔和杨县令。赵坡上前含羞道了个万福以后,便回书房去读诗刊书去了。。杨绵春一见赵坡,惊讶万分,心想,此女真有沉鱼落雁之美,闭月羞花之貌,如做我儿媳,真乃万幸!

刘意见杨绵春满脸喜悦,心中自有安排,他添油拨灯道:“天下竟有这么好的姑娘,赵老婊好福气呀!久闻侄女是位女中才女,想出一联求对,不知老婊愿赏脸否?”

赵三溪也想让女儿在两位县令面前展露才华,便道;“小女难得两位县令当面赐教,实乃禾逢春雨,请老婊先出上联。”

刘意抱起装老鹰茶的瓦壶吟道:“壶里乾坤大,请令爱续下联吧。”

赵坡端杯撩帘而出道:“杯中日月长!”

杨绵春拍手赞曰:“妙哉,妙哉!好一个杯中日月长!”

众人正高兴之时,刘意向赵三溪低语道:“婊兄,你只顾高兴,可知我二人的来意否?”

快人快语的刘意象竹筒筒倒豆子―――将话全倒出来,把杨绵春前来相媳,他作大媒和杨绵春之子杨泉文才出众,英俊潇洒,他俩真是郎才女貌,天一对等词说得喜鹊欢叫,百鸟高歌。赵三溪自然高兴万分,立即应允了这门亲事。

杨绵春见情,喜上眉梢,急从马背上捆的包袱里取出一包茶礼对赵三溪道:“亲家公,我在云南东乡当过地方官,那里订婚下聘为下茶,今天我就效法他们的下聘之礼,将肃宗御赏我的普洱茶与红糖,糕点,衣物,钱币,首饰装在这包茶礼之中,送你为聘礼,请收下此礼吧。”

刘意催道:“表兄,快快收下茶礼吧。”

赵三溪忙收下茶礼道:“亲家公!我代女儿受茶了!”

“哈,哈,哈”众人的欢笑,使三箭水泉水也笑起了旋窝。

不几日,杨绵春为子杨泉与赵坡合了八字,并请好友刘意,给赵三溪送来了吉日良辰的迎娶期单。

(注:“受茶”即四川人的“受聘”)

 

 强盗抢亲

绵竹县的金花乡里,有座土地岭,它是什邡、绵竹二县山区的必经之道。山岭高耸入云,林木茂密,悬岩峭壁,山路崎岖,一条羊小道连结着上5里下5里的石板小径,岭上三间破烂的土地庙。已被土门一游方道士黄天佑霸占,改为山寨。他自号一清真人,专以翦径过往客商谋生。一日,他头着鹅梨角儿,裹着一件青绢头帕,身披一件枣红外氅,赤发黄须,贼头鼠脑,怪眼圆睁,手持宝剑坐在寨中,询问手下三路喽罗道:“小的们!近日派尔等下山,可发现有甚肥羊可擒?”

阴风和鬼火忙回话道:“禀大王!肥羊未曾见,可有肥雌鸡之信息。”

黄天佑听说“肥雌鸡”三字,眼睛笑得来眯成了一条线,顿时淫心震荡,意马难拴地问道:“不知是哪家女郎?”

阴风道:“禀大王!此女乃土门三溪寺三箭水泉边赵三溪赵老秀才之女赵坡,这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明日将嫁与绵竹县衙县太爷杨绵春的公子杨泉……”

一清真人黄天佑听罢,大叫一声:“气煞我也。早闻赵坡满腹经伦,倾城之美,竟落入他人之手。

阴风附耳吹道:“大王何不取来做你的压寨夫人?” 

    黄天佑道:“我能敌得过县太爷的官兵吗?”

鬼火点道:“凭大王一身绝世武功,岂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已的威风,下粑蛋吗?’

黄天佑道:“好、好、好!抢亲就抢亲。小的们,今晚下山,给我抢个压寨夫人来睡瞌睡!”

 是夜。黄天佑带着阴风、鬼火领路,叫两个喽罗抬着一乘花轿,一群喽罗们都腰挂兵器,手执火把,从土地岭 抄大白岩小道,直扑三箭水而去。来到赵宅,已是更深人静,只有赵坡的闰房中还亮着灯光,赵坡娘正忙着为女儿折叠嫁奁。

黄天佑贼胆包天,用剑拨开房门,走进赵坡闰房,他见赵坡,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翠袖轻摇笼玉笋,湘裙斜拽显金莲,汗湿粉面花含雨,尘拂峨眉柳带烟,看得他神魂颠倒,意马难拴。忙叫道:“小的们!还不快快扶赵小姐上轿,上山与我做压寨夫人吧!”

    赵坡大叫道:“强盗,休得无理,我乃有夫之妻,趁机早死了心吧,如县太爷知情,你等狗命难保!”,

黄天佑道:“小娘子不必害怕 ,我沦为占山之王,能乐一时算一时,哪管今后背垒时。再说我那土地岭,地势险要,有一夫挡关,万夫莫敌之势,县太爷如派官兵前来追剿,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憨厚典型的农家妇女赵坡娘,从末见过这样的阵势,一膝头跪在地上道:“请大王行行好吧,明日是她的大喜日子,千万别动她呀。。。。。”

黄天佑大声骂道:“不懂事的老鸡婆,女大当嫁,嫁给谁还不是一样给你当女婿。我一清真人,有吃不完的山珍海味,穿不完的凌罗彩缎,用不完的金银财宝,你女儿给我做了压寨夫人,有哪点吃亏?”

赵坡哭骂道:“我,我誓死也不让强盗玷污!”说罢,泪流满面地向东方 拜了一拜 :“杨郎,今生不能成夫妻,来世再作连理枝!”拜罢,就要向墙上碰去。黄天佑眼快,一把就将她拉住,叫人扶上花轿,起轿出门。

这时,天快黎明,赵三溪正好从外面办事归家,他见妻子哭倒在地骂道;“强盗!你,你不得好死呀!”

赵三溪见女儿被强盗抢走,怒火燃烧地破口大骂道:“强盗,你强抢民女,连猪狗不如!”

黄天佑呵呵大笑道:“你们的女儿我抬走了,你们给我当老丈人,丈母娘当定了。”他边说边从怀中摸出二百两银子,丢在地上道:“老丈人,丈母娘!这些银子就算女婿的迎亲礼!”言罢,催着花轿,仍抄大白岩小路朝土岭山寨而去。

这天快到中午 ,黄天佑这群强盗抬着赵坡刚走到土地岭半坡之上,一轮红日当空,天地上没有半点云彩,把石板黄泥路晒得发烫 ,路实难走。众喽罗嘴里不说,心里嘀咕,你娶婆娘得安逸。我们给你变牛马,正行之间,突见山道中一座破凉亭,抬轿喽罗将花轿抬入亭中放下,黄天佑气喘吁吁地走进亭子,正举手欲打抬花轿的喽罗,却见亭中坐着一个发髻高挽,眉清目秀,花枝招展,如花似玉,年方二十出头的一个村姑,面前摆着一个酒罈,身旁放着两只竹篮,一只篮中放着一只酒提,用红布盖着,隐隐约约地散发着酒香,一只篮里放着10多个烧饼,30多个盐蛋和半篮沙胡豆,几个酒碗。喽罗们口馋,望着酒罈流清口水。黄天佑怕遇上蒙汗药酒,始终不开口叫喽罗们吃。停了一会,还是黄天佑先开口,大咧咧地询问道:“你这酒是卖的吗?”

村姑笑道:“本姑娘家住岭下,专卖给上土地岭的人解渴,客官买么?”

黄天佑道:“你单身一个姑娘家在此卖酒,莫非想用蒙汗药酒劫本大王之财?”

村姑一听,蓦地一下沉下脸道:“大王,你买不买由你,不要血口喷人!”

赵坡在花轿中听得分明,心中暗暗称奇,这姑娘的说话声好生耳熟,不知在何处见过?于是,用脚把轿底踢得咚咚作响。村姑突然大声问道:“轿中所抬何人?”

黄天估一听火冒三丈:“你卖你的酒,我结我的亲,井水不犯河水!”

村姑厉声问道:“迎亲?为啥不吹唢呐。不抬嫁奁,没有迎亲队?我早已算定,你不是迎亲是抢亲!”

黄天佑一听大发淫威,一脚踢翻了两个竹篮,踢烂了酒罈。村姑大怒:“遭千刀剐的贼子竟敢踢烂我的酒罈。”黄天佑道:“我不但要踢你的酒,还要打你这人呢!”说罢,一招“双龙出海”式的拳头向村姑打来,村姑即用“哪吒踏浪”破了招数。黄天佑趁势一招“鸳鸯连环腿”村姑急用一招“懒驴打滚”躲过了此招。

黄天佑急得大叫一声:“我堂堂一位山大王,却战不过山村女裙钗么?这还了得。”急从怀中摸出铁弹子叫声:“着!”村姑叫声:“强盗好生无礼。“用手接住弹子,反向贼首打去,直打得黄天佑眼冒金星,鲜血长流,黄天佑大发雷霆,连发三枚飞弹,村姑从腰间解出一条白绸布,抛向天空,轻轻裹住了他的飞弹。黄天佑大惊,立即使出一招”黑虎掏心‘向村姑扑去,村姑一着“旱地拔葱”向上腾起,黄天佑右手一旋,一招“玉女托盘”被村姑一招“天女散花”给化解了。黄天佑一看,他非村姑对手,正想一着“鲤鱼跳龙门”逃出打斗圈外,村姑顺势抓住他的脚爪,用力一抬,就让黄天佑摔了个仰面朝天,直向村姑求饶:“姑奶奶,饶我一死吧!”

阴风、鬼火和群喽罗们见村姑身怀绝技,身有千钧之力。俗话说:“擒贼先擒王,王被村姑擒了,一个个只有干瞪眼,哪敢上前救主。

村姑一把抓起战战兢兢的黄天佑道:“赶快放了轿中姑娘,不然休怪姑奶奶无情。”

黄天佑心想:久走夜路遇到了鬼,煮熟的鸭子飞了,算我黄天佑遇上了克星。于是吩咐阴风、鬼火放了姑娘赵坡。

村姑将黄天佑捆绑好后,走到赵坡面前道:“贤妹不要啼哭,为姐昨日云游绵竹得知贤妹于归,今早前来送亲,却闻听被这贼人抢了亲。于是,我施展轻功,赶在贼人前面,装着卖酒村姑前来救你……”

赵坡猛然想起,这村姑并非别人,小时是自已的姐妹云姑。10岁时离开家乡土门,到峨眉山去拜师学道去了。而今,闻听人说她武功高强,已是川西一带的有名的打富济贫,除暴安良的女侠了。此时,赵坡热泪盈眶,一头扑在村姑怀里叫道:“云姑姐,不是你求了妹妹一命,妹妹一到山寨,也要坠岩而亡……”

云姑为赵坡一边擦泪,一边吩咐黄天佑道:“快快安排四个喽罗将赵小姐原路抬回家门。你带着其余喽罗,给我滚上山寨,从今以后,金盆手,要改恶从善,把抢劫的金银分给穷人。如若不改,下次被姑奶奶碰着,一定要你狗命。”

黄天佑吓得魂不附体,为了逃得活命,哪敢违抗云彩姑之命。只有派喽罗回抬赵坡。黄天佑被松了绑后,带着喽罗们抱头鼠窜地逃回了山寨。

 

 病危遇仙

绵竹县县令杨绵春之子杨泉带着迎亲队伍,身披红绸。吹吹打打,神采奕奕,喜气洋洋地来到三溪寺旁边赵府迎亲。刚进赵府,眼见桌凳倒地,一片狼籍,问及丈人丈母,方知新娘子已被土地岭上强盗抢走,杨泉只有高兴 而来,扫兴而归。

下午,云姑押着花轿,四个喽罗抬着赵坡飞也似的回到了家中,云姑简单地向赵三溪叙述了赵坡遇难的被救经过后,云姑因有要事,便急告别众人,向赵坡言道一声:“贤妹保重,为姐去也……”她急匆匆地离开赵府,脚踏大道而去。

众人目送云姑走后,赵三溪乘坐一匹快马直奔绵竹县衙,向亲家公杨绵春叙说了赵坡遇救回家的消息,恳请亲家公另选良辰吉日迎接赵坡。杨绵春都还未曾回话,其子杨泉却高声地发话了:“其一、迎亲未迎到新娘,是大不吉利也;其二、强盗天生野蛮,干柴遇火岂有不燃?令人可疑也;这不祥之兆,不明之事,让我再来迎亲,岂不笑坏全县父老?”

杨绵春闻言一想,我身为一县父母官,膝下只有一个独子,遇这不祥之兆,我儿如有三长两短,岂不断了杨家香烟。于是,便开口道:“赵秀才,即然我儿不再喜欢这门亲事,本县只有作罢退茶,请秀才休怪。”

赵三溪无奈,只有骑马回家,向女儿赵坡陈说了杨泉退茶之事。赵坡闻言,以泪洗面,痛哭不止。赵坡虽属女子,却性情刚烈,所言迎亲未迎到新娘,倒还听得;又言强盗野蛮,干柴见烈火岂有不燃?却毁了姑娘的清白,俗话说,好马不配二鞍,好女不配二夫,我以死来写一个姑娘的清白!从这天晚上起,赵坡不梳妆,不吃饭,整天啼哭不止,不到几日,变成面目憔悴,骨瘦如柴,重病缠身,奄奄一息,赵三溪夫妇眼见将要生离死别的爱女,老泪横流,哭得死去活来,乡亲们为杨家退婚也感到愤愤不平。此时,赵坡艰难地抬起头来对赵三溪说:“我苦命的爸啊,请你饶恕你女儿不能给二老送终。我死以后有两件事相求,请你去找云姑姐,请她到县衙去见杨县令,为我陈述被救经过,并讨还我的清白;其二、在我未归天时,请将我抬到三溪寺后的高山上,让我再看一眼我出生之地三箭水……”

赵三溪见爱女病成这个样子,所提两个要求,哪有不应允之理。于是和赵坡娘等众人,把赵坡抬至三溪寺后高山的祖师洞旁一株嫩叶闪闪的树下,她举目远眺,乌龟石、上龙洞、三溪寺、石鼓、石钟、三箭水神泉尽收眼底,真叫她大饱眼福,心旷神怡。

赵坡看了一会,突然闭上了双眼。此时,只见空中冉冉飘来一位头戴凤冠,发别金簪,雍容华贵,身材修长,美貌绝伦,似曾相识的一位仙女,这仙女手持《宫词》,张开樱桃小口念道:“白藤笼掐白银花/阕子门前寝殿斜/近被宫中知了事/每来随驾使煎茶。”她对赵坡言道:“姑娘苏醒,吾知你是位对爱情忠贞不渝的才女,所以,才不忘故地前来救你。吾乃后蜀王孟昶之妃花蕊夫人是也。因吾被赵匡义射死之后,玉帝怜吾有才,封吾为蜀西北的茶神,你背靠这树,乃为唐玄宗时制作贡茶之树。此茶有清热、解毒、清心、明目、除烦、祛病之功能,因你婚姻受阻,心里烦燥成疾,饮了此茶,定能很快康复。可是制作贡茶之方,竟在绵竹失传多年,你只有去拜三溪寺长老了然大师求教制茶之方,方可再度制成贡茶。当年,我夫君后蜀王孟昶带领他的士兵来到绵竹市石板滩。他见这里赤日炎炎,晴空万里,禾苗枯黄,田地荒废。个个士兵渴得来口干舌燥,不少人晕倒地下,大家都盼有一条小溪,给士兵解渴。四处找遍,就是无水。夫君手持弓箭。站在那射箭台上,举目远眺。只见此山上雾气腾腾。心想,有雾必有雨,有雨必有水,于是‘嗖’的一箭射去,忙命一军士随箭查看水源,去军士查后回报:“禀大王,无水!”孟昶大怒,立将军士斩首。他的第二箭‘嗖’地射了出去,又命第二个军士去查看水源。军士查后回报:“禀大王,真的无水!”夫君气得满脸通红,又斩了查水的第二个军士。紧接着,夫君的第三箭‘嗖’地又射了出去,又命第三个军士查看水源,这军士查看后仍然无水,心想,反正是死.于是,随口说了一句:“禀大王!有水!”说也奇,只听此山下,被孟昶射了三个洞眼里,哗啦哗啦地流出了清清的溪水,解了士兵口渴。三溪流水,喷薄而出,长年累月地灌溉着绵竹市内的大片良田。因此,人们把三溪寺又称做三箭水。你制好茶后再用三溪流水烹茶,制出的茶汤清沏,异香扑鼻,你也能成为一方为国制贡茶,为民制祛病的香茶的茶仙……”说罢,飘然而去。

赵三溪众人见赵坡双眼紧闭,认为已离开人世间,大家都放声大哭,哭声中只见赵坡睁开双眼,手指背靠的树大叫:“茶、茶!”人们回头一看,数株小树,末梢嫩蕊,亮绿泛光,煞是可爱。赵三溪忙给赵坡摘了一捧小叶片,赵坡将茶叶揉捻放入嘴里咀嚼,顿觉满口苦涩清香,顿觉神情气爽,肤健体轻,奇迹般地站立起来,亲手摘下一包叶片,拿回家去制成茶汤,浅饮细啜,烦燥顿除,疾病痊愈,心里格外高兴,丢掉了轻生之念,决定按蜀西北茶神——花蕊夫人的吩咐办事,为国为民制出名茶。

 

 古寺谢师

有年农历六月十九,三溪寺办观音盛会时,庙门前人山人海。这时,只见赵坡神采飞扬,面若桃花,身轻如燕,,活泼至极,身着素衣,手捧一盒“三溪香茗”,向着这古寺的长老了然大师高叫一声:“恩师!往日徒儿多承你的栽培,今天特来谢师。”

了然大师大吃一惊:“姑娘!我,我从来没有收过女徒弟呀。你,你是认错了人吧?”

赵坡深深叹了一口粗气:“恩师啊!你咋把三辛忘记了?”

了然大师惊得睁大了眼睛:“你就是三辛?我那三辛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而你却是个能言会语的姑娘呀……”

赵坡盯着了然大师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嘀哒嘀哒地掉在地上:“恩师啊!我不给你说个一清二楚,你老人家哪里会记得呀……”

原来,赵坡听了蜀西北茶神——花蕊夫人的点化后,立志制作名茶,为国争光,为民治病。所以,才来古寺拜师学艺。

赵坡来到三溪寺,向了然大师说明了拜师的来意,了然大师一听,立刻黑嘴懂脸道:“姑娘,我佛门历代的规矩,制茶只能传给本寺当家和尚,决不外传他人,何况你是女流之辈!”赵坡的头上好象浇了一盆冷水,从头顶凉到了心头。顿时一阵心酸,泪水顺着眼角滚了出来,喊着:“大师呀,我求求你,收,收下我吧……”

了然大师不耐烦地吼了起来:“姑娘!难道你是聋子?没有听见我说不收吗?”

赵坡站在阶沿上想到,我要想尽千方百计也要拜他为师。事隔数月,一个冬天的晚上,天降了一场大雪,风雪交加,把衣着单薄的赵坡冷得来上牙壳敲下牙壳。她拖着沉重的步子顶风冒雪来到三溪寺门前想着拜师的主意。

不到半夜,庙门前都堆满了厚厚的白雪。赵坡计上心来,她女扮男装扎起一把叉头大扫把,鸡刚叫过头遍,她拿起大扫把走到庙门前,来回的扫着门前和路上的积雪。这样,庙门前无积雪,方便了来庙里敬香的信男善女,同时又取了暖,真是两全齐美。

鹅毛大雪下了九天九夜,三溪寺庙门前九天都无积雪。了然大师以为是他心爱的小徒弟所为,他对小徒弟赞不绝口:“这几天多亏你把积雪扫得一干二净,明年为师定把三溪寺制作贡茶之方传给你”,小和尚被师父夸得来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心想:哪个神仙为我们扫了雪,真是人在家中坐,福从天上落!管他的哟,为了成为当家和尚,说点谎没啥要紧: “师父啊,这是徒儿应该做的事,你老人家又何必夸奖啊。”

第十天晚上,大雪仍然在㎏下,说来也很凑巧,这晚上了然大师肚子泻,起床解大便,忽听从门外传来哗啦哗啦的扫雪之声。咦!小徒弟硬是勤快喃。他都想得到我的寺庙,我就想不到他的冷暖?我去给他生个火炉,让他扫雪归来暖暖身体。他解完便,走到小徒弟僧房门口,听见鼾声如雷,忙推开房门,举灯一看,哟!小徒弟睡得来好象死猪一样,心想:嘿,这就怪了?不知是哪个菩萨在庙门前显圣?我非看个究竟不可!他轻脚轻手打开大门一看,嗨!一个文质彬彬的人正拿着大扫把在扫雪呢。那扫雪之人一见了然大师盯鼓眼地看着他,抱起大扫把不要命地跑去。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尊神?了然大师要弄个水落石出。那个人在前面跑,了然大师在后面追,那个人刚刚跑到癞蛤蟆岩石旁时,“叭嗒”一声摔倒在地,了然大师走到那人身边一看,才是一个满脸漆黑,衣着烂褛的青年,抱着大扫把浑身打抖,晕倒在地了。出家人以慈悲为本,了然大师急忙唤来众僧,把这青年背进暖室之中,给他喂了两碗姜开水,那青年脸上渐渐有了红润。可是,谁也不认识他。了然大师才知天天扫雪者乃这又黑又瘦的青年。于是,了然大师问这青年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为何天天为我扫雪?那青年用手指了指耳朵,又指了指嘴巴,后来又摆摆手,嘴里哇啦哇啦的怪叫。啊,了然大师心里明白,原来是个哑巴。了然大师用毛笔在纸写了“你叫什么名字”六个大字。哑巴呀呀呀地接过笔,大半天写出了歪歪斜斜两个字“三辛”。了然大师一看,心想:这哑巴对我了然大师一片好心,我也该对他有点情意。庙里正需用一个勤杂工,这哑巴年轻忠厚,收下他,正好说明我了然大师是个知世故的人。想到这里,他向哑巴指了指地下,指了指灶房,做了个就在这里的手势,哑巴天资聪明,一点就知,便依里哇啦地叫了一阵,傻笑着不住地点头。就这样,了然大师便收留了哑巴三辛。

三辛自从进了三溪古寺后,他除了打扫天王殿,观音殿,大雄宝殿外,不管是担水,劈柴,煮饭样样活路都抢着干。并且还为了然大师端茶,送水,铺纸,磨墨,样样事都干得让了然大师称心如意。第二年春天,春风和熙,花香鸟语,了然大师带着12个不满20岁的小茶僧,手提茶蓝向寺后茶山走去,而且还叫三辛跟在后面打杂,他们每人共采了象征一年365天的茶叶365片,12个小僧头顶茶蓝回寺后,趁鲜用茶锅杀青,摊晾,再炒青,揉捻,炒青,摊晾4——5次制成了成品茶,然后选优去劣,将优者装成盒,写作三溪香茗贡茶。

三辛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留心观看,整整用了三年时间,终于掌握了制作贡茶的全部技术。满三年的那天,三辛悄悄离开古寺,回到久别的父母身边,独自制起茶来……

了然大师听完赵坡的叙述后才如梦初醒,想起自己拒收女徒,思想保守,很内疚地说:“姑娘啊,是我让你受了三年辛苦,你责怪我吧。”

赵坡热泪盈眶跪拜在地道:“不,怪我破了你的寺规,偷经学艺。”

了然大师双手扶起赵坡道:“姑娘,为师今天正式收你为徒,我首先送你一本茶圣陆羽著的《茶经》与你,再送一本为师总结的《制作贡茶的精髓》,供我们师徒携手合作研制香茗,让三溪香茗超越唐朝玄宗幸蜀年间进贡的贡茶……”

赵坡双手接过了了然大师馈赠的两本书籍,万分感激地拜倒在地。

 

 三溪茶馆

北宋建炎二年的夏天,赤日炎炎,万里无云,适逢天旱,久日无雨,三溪神泉周围的农夫,十有八九都中了暑热,不能下地劳作,又无钱治疗,男女老少痛哭流涕,呻吟不止。赵坡眼看乡亲们这一惨景,猛然想起了《神农本草》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的故事;又联想起自己病危受茶神点化,煮嚼鲜茶而癒的事情,她忙与父亲赵三溪商量,把家里的铁锅抬到三溪寺的蛤蟆石旁,这是一条赶场、朝庙的必经之路,过往行人甚多,她架好铁锅,摆起一张方桌和十多支碗,担来三溪神泉之水倒入锅内,点燃干柴,将水快烧开时,倒入自制的三溪香茗,加上几朵茶花煮沸;然后,大叫赶场和朝庙会的乡亲们喝茶治病。赵坡一家接连为乡亲们煮茶三天,凡喝到赵坡煮 的香茶后暑热全消,体健如初。

赵坡苦学陆羽《茶经》和了然大师所赐的《制作贡茶的精髓》,她深深懂得了:“茶为万病之药”茶的叶片中含有对人体有治疗和保健作用的成份。为了使乡亲们少得疾病,身体健旺,她和父母商量,决定在这里开设一个“三溪茶馆”。父母对赵坡这一创举拍手叫好,赵三溪连夜为茶馆收集、撰书了茶俗格言:“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宁可一日无油盐、不可一日无茶饮。”、“为人不吃茶,白在地上爬。”、“收粮千担,也要粗茶淡饭。”、“好吃不过茶泡饭,好看不过素打扮。”、“早茶晚酒饭后烟”、“饭可一日不吃,茶却不能一天不喝。”、“茶敬四方人”……并录书了唐朝陆放翁:“茶炉烟起知高兴,棋子声疏识苦心。”、“移石栽花种竹,烹茶酌酒围棋。”和宋朝杨万里:“江湖便是老生涯,佳处何妨且泊家,自汲三溪神泉水,蛤蟆石旁试新茶。”的诗句。赵坡将这些格言和诗挂在茶馆的墙壁上,把茶文化广为流传。

一日,宣和进士、总领四川财赋使赵开,为了调查川西北产茶区域执行朝延茶法的情况,他路过“三溪茶馆”,于是,缓步走进茶馆,见茶客满座,三五人一桌,一杯清茶几颗瓜子花生,谈天说地,评古论今,国事家事,邻里短长,奇闻异事或人情世故。一人讲,众人听,好不热闹,好象人人都会吹牛,个个都有是侃爷,天南海北,五花八门,说些俏皮话,讲些歇后语,发发牢骚。大家一笑置之,胸中闷气、怨气、不平之气全消。一道喝茶,不分彼此,不论高低无所不谈,又无所不听,使人耳目一新,视野开阔。茶馆成了人们获取新鲜事的好地方,真所谓三天赶一场,一场摆三天;有的闭目酌味,有的鼓掌叫好,真是耳福不浅。真有茶是三分饮、七分品、三分解渴、七分提神之感。他向茶桌一眼望去,茶馆内的木桌、竹椅、盖碗茶茶具可称传统中最合理的茶具,它由茶船(茶碗垫)、茶碗和茶盖子三件组成,盖和碗为瓷器,茶船多系金属。只见赵三溪一声:“茶来了——”的吆喝声,右手提长嘴铜壶,壶嘴朝后,左手拿十余套茶具,咣啷一声,将茶船散布桌上,随即放碗,碗里已有茶叶,翻手举壶,壶把在手背,老远一倾,开水不偏不倚正注于碗中,茶壶一举一降间,十数碗茶已冲完,冲一碗斜盖上一个盖子,一系列动作都是左手完成,冲毕,左手把搭救在肩上一抹布拉下,把溅在桌上的零星水点抹去,搭上抹布,从桌上很快捡起剩余的茶具,转身吆喝又去别桌。赵三溪这套绝活使茶客先有几分高兴,随之“兰花手势”轻揭盖子,拨动茶水,响声清脆,茶香四溢,唇齿未啜茗而先已生香矣!

赵坡见此人的装束举止与众不同,是朝延命官无疑,于是,笑容可掬,和蔼可亲,双手端着托盘,置于胸前,轻轻叫了一声:“客官请用茶。”赵开正看得出神入化,猛听赵坡呼叫用茶,很有礼貌地接过托盘道声:“谢谢。”赵开细观赵坡长得来面若桃花,貌似天仙,举止文雅,谈吐不俗。细品姑娘捧来的香茗一喝,顿觉满口生津,香气横溢,真有茶是春天的细雨,茶是酷署的和风,茶是温馨流动的小河,茶是缓缓漫步的林间的小道之感。赵坡在家乡传播我朝的茶文化实在难得。于是,赵开向赵坡父女亮了身份,说出这次下来巡视茶法的来意,并与赵坡父女亲热地攀谈起来,原来命官赵开的祖籍也是绵竹人士。赵坡便把她受茶、被抢、退茶、病危、遇仙、拜师,开茶馆等事给赵开说了个一清二楚。赵开听后,十分感动心里暗暗为自已的家乡出了个这样的才女感到骄傲和自豪,他立即向赵坡父女要了几包“三溪香茗”决定把茶带回京城,献给朝廷,请徽宗品茗,封赐。

 

 

 朝拜徽宗

    总领四川财赋使赵开,带着赵坡自制的“三溪香茗”给成都府尹打过招呼后,骑着快马,晓行夜宿,出剑门经各处关隘上汴京给宋徽宗禀报了这次巡视四川茶法的执行情况和绵竹土门场“三溪茶馆”巧遇赵坡及她自制的香茗之事。言毕,他将“三溪香茗”呈上龙案并再次禀道:“万岁,这“三溪香茗”历史悠久,早在天宝十四年,唐朝边将安禄山、史思明起兵反唐,唐明皇幸蜀的千乘万骑,进入了蜀地。当时,“三溪香茗”作为贡茶献与玄宗皇帝,玄宗品后,龙颜大悦。平定安史之乱以后,玄宗便将此茶带回京都,命名为与蒙山茶齐名的贡茶。后因“三溪香茗”贡茶制作之方失传,赵坡女扮男装到三溪寺装哑人侍童偷经学艺,方使昔日“三溪香茗”的贡茶重放光辉,特呈上此茶请万岁品尝。”

宋徽宗听后,立即叫侍女用托盘端来九龙透明茶杯和烧沸的扬子江水,打开茶包先赏其外形,闻其香色,后取一小杓的香茗于茶杯之中,冲入刚起鱼目珠的初沸水至杯一半,不盖茶杯,让茶叶自然缓缓降落,待游弋一会不沉时,见芽头纷纷展开,稍等片刻再将水冲满,侍女用高冲低行之法将茶泡好,双手捧给徽宗,皇帝品了一口之后,顿觉茶津润咽,清香溢口,胜过往日品过的贡茶。于是,他又仔细的询问自制“三溪香茗”之人;赵开便把赵坡受茶、被抢、退茶、病危、遇仙、拜师、开茶馆宏扬我朝茶文化等事向徽宗皇帝叙说了一遍,徽宗龙颜大悦,立即降旨,宣赵坡进京受封,由绵竹县令杨绵春护送上京。

一日,川西绵竹县令杨绵春刚要退堂时,只听钦差大人在衙门前高叫一声:“圣旨到!杨绵春接旨!”杨绵春急忙跪地听钦差大人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宣绵竹县令杨绵春护送你县土门箭水神泉赵坡女进京受封,钦此。”杨绵春三呼万岁、万岁、万万岁。接过旨后,即带随从、武士和儿子杨泉到三箭水神泉让赵坡父女看过圣旨,一齐拥着赵坡向汴京而去。

 赵坡一行,从绵竹出发经涪城到大、小剑山的“连云飞栈”三十里阁道后,在巍巍的剑门山中,即出现了人在空中行,云在脚下飘的壮观景象。赵坡高兴地观赏了“剑门天下险”的瑰丽景色和胜似长蛟的云栈风光。他们来到大剑山顶,经过南朝君主梁武帝肖衍修炼之所,古刹梁山寺时、见壁立入云的山巅,云遮雾绕,迷蒙一片,把山上的千松万柏装点得多姿多彩。就连古柏丛中的梁山寺也在飘飞的岚烟中忽隐忽现,异常神秘。

过了剑门山,到达中原地带,这日天色将晚,来到一个古镇,杨绵春叫随从在镇上找了一家宽敞的客栈将人马住了下来。他将赵坡安在上客房住下,自己和儿子住在东厢房,随从人等住在西厢房,令武士轮流把守客栈不让赵坡出事。约摸午夜时分,杨绵春正和衣而卧,半睡半醒时,只听房顶有揭瓦之声,他还未回过神来,听得“叭”的一声镖响,一镖带纸已稳稳地钉在床柱之上,杨绵春大吃一惊,忙叫醒儿子杨泉,胆颤心惊地将镖和纸条取下,他借着明亮的烛光一看,上面写着:“从强盗手中夺回赵坡者,乃云姑也。”只见一黑衣姑娘,手提宝剑已拨门而入,走到杨绵春面前大骂一声:“狗官!你又打的什么鬼主意,要把我妹赵坡送到哪里去?”

    杨绵春父子见这姑娘怒目圆睁,杀气腾腾,真有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之势,吓得说话直打哆嗦地道:“姑娘息怒,此次本官奉旨护送赵坡上京受封,别无歹意。”

    黑衣姑娘哪里肯信杨绵春的鬼话,厉声叫道:“狗官,你有眼无珠,坏我妹妹清白,想当年我妹赵坡被强盗黄天佑抢走,是我巧扮卖酒村姑,在土地岭半坡上杀败强盗救出赵坡,闻听人说,你这狗官父子却不分清红皂白,胡说强盗野蛮,干柴见火岂有不燃,破坏我妹清白名声,还退茶毁婚。前几日我回绵竹探望贤妹无着,怕你又有歹意,特暗随你们身后保护赵坡。

杨绵春听后求道:“云姑恕罪,怪我父子有眼无珠错怪赵坡,实实不该退茶毁婚,现已真相大白,望姑娘在赵坡面前为本官的犬子再求婚事。”

云姑来到上厢房向赵坡把刚才怒骂杨绵春父子和杨绵春又代子求婚之事说了,赵坡早已心灰意冷,摇头不语,从心底里深感云姑找杨绵春还我清白之举。姐妹二人寒喧一阵,云姑深知赵坡这次上京是件天大的好事,她也替赵坡高兴,互道祝福之后,云姑辞别赵坡又去浪迹天涯了。

一路无事,不到几日,赵坡与杨绵春人等终于到达京城,她见京城街道繁华,商贾云集,店堂辅面琳琅满目,锦带似的赭红色的宫墙,把高大的金殿围绕在中央,重重叠叠的楼台殿阁连绵不绝,耸立在云天之上,仿佛挨着了太阳。赵坡和杨绵春走过金水桥,踏上镶嵌着白玉的台阶,阶旁鲜花开又开,奇树绿又绿,皇宫美得象昆仑山上的玉宇琼楼,殿宇好似蓬莱仙岛上的楼阁。阶上那辉煌的正殿,微风袅袅,沸荡玉香;黄金铸成的玉炉顶上飞出了缕缕仙气环绕着龙椅,徽宗皇帝头戴皇冠,坐在龙椅之上,赵坡和杨绵春向徽宗行叩拜大礼之后,微宗问道:“汝是赵坡否?”赵坡答道:“正是民女。”徽宗兴致很浓地道:“朕闻汝博学多才,对茶文化很有考究。今天,朕要汝以茶联作对,朕上联是:“茶香高山云雾质,”赵坡答对道:“水甜幽香霜雪魂。”徽宗又道:“松涛烹雪醒诗梦,”赵坡不假思索地忙道:“竹院浮香起雅思。”徽宗又道:“为爱香茶频入座,”赵坡接道:“欣同知叶论古今。”

徽宗大喜道:“汝真是才女也。朕知汝受茶、被抢、退茶、病危、遇仙、拜师、开茶馆等事,为制“三溪香茗”历尽艰辛,朕品过此茶,质压群茶,实为不易。汝姓赵,与朕回家,今赐汝为朕御妹,此茶就以汝的名字,命为赵坡茶,并领御茶监职。”

赵坡跪拜道:“谢主龙恩!”徽宗又道:“杨绵春听旨,汝一时糊涂,对赵坡不分清红皂白,退茶毁婚,理应治罪,朕念汝护送赵坡进京有功,故罚白银两千两,为朕在三箭水神泉建造贡茶园一座,并委御妹赵坡之父赵三溪掌管茶园事务,不得有误!”杨绵春慌忙跪拜道:“微臣遵旨!”

群臣皆言徽宗乃贤明之君,侍女们簇拥着赵坡到御茶监上任去了。

 

 赵坡回乡

御茶监赵坡在皇宫内院为徽宗,重臣和嫔妃认真鉴别全国各地的贡茶,教侍女精心烹饪贡茶之方,深得徽宗和众人的欢喜.

一日午夜时分,赵坡正在任所酣睡之中,梦见空中冉冉飘来了头戴凤冠,发别金簪,雍容华贵,身材修长,美貌绝伦的花蕊夫人走近她的榻前道声:"御茶监别来无恙?自从你我在三溪寺后的祖师洞分别后,这几年你终于制出了名扬天下的赵坡茶,实在可喜可贵.昨日我掐指一算,你父掌管的三箭水神泉贡茶园,大难即将临头;距茶园不远处有一头千年修成的野牛精出现,它肚大如山,常将三箭水神泉之水吸入肚中,都难解牠口干舌燥,至使贡茶园的茶树缺乏水份,大多数茶树将干枯而死,造成制作了赵坡贡茶次品.因此你必须立即辞朝回乡,去绵竹严仙观借得该观镇观之宝鼓槌,钟杵,然后请道长一起到三溪寺左侧找到天生的石鼓,石钟;你猛擂石鼓,紧敲石钟,擂鼓敲钟七七四十九天,可将这头野牛精震得精神恍惚,神智不醒,永远沉睡,被困在石鼓石钟之下.那时贡茶就会平安无事……”

赵坡惊骇不已,醒来后被吓得大汗淋漓,叫道一声:“这如何是好!”

次日早朝,徽宗接过侍女奉来的赵坡茶刚饮了两口,感到茶味不正,与日前的赵坡茶相比大为逊色,即召赵坡问到:“御妹,今日的赵坡茶为何与往日的茶味不同,不知是何缘故?”

赵坡立即跪道:“启奏万岁,昨夜惊梦蜀西北茶神花蕊夫人托梦于我,距三箭水神泉贡茶园不远处出现一头千年修成的野牛精,肚大如山,常将神泉之水吸入肚中,都难解牠口干舌燥,至使贡茶园的茶树缺乏水份,大多数茶树将干枯而死,造成制作了赵坡贡茶次品”。

徽宗问道:“御妹,可有挽救之方?”

赵坡禀道:“万岁,茶神叫我到严仙观去借鼓槌、钟杵到三溪寺左侧去擂响天生的石鼓、紧敲天生的石钟,方能震住那作恶多端的野牛精,保住贡茶园,请万岁下诏命我回乡去惩治妖孽。”

徽宗听后,沉思良久道:“只有有劳御妹回乡走一遭了。一来可为朕保住贡茶园,二来可祭祖省亲,真是两全其美的大好事呀。”

赵坡喜形于色地跪拜道:“谢主龙恩,微臣遵命。”

赵坡带领随从,快马加鞭`经关隘,择古道,不几日回便到了自己的家乡三箭水神泉旁边.她举目一望,多数茶树干枯,她心如刀绞,只给慈父赵三溪见了一面,就忙乘马来到严仙观.她跨入慈航殿,灵官殿,药王殿,三清殿,斗姥殿,走进客堂,拜见道长杨飞云,向道长叙说道:“不知从何处来了一头千年修成的野牛精跑到我们三箭水神泉来吸干了神泉之水,使三箭水神泉贡茶园的茶树干枯。严重影响了我们制作贡茶。因此  按茶神点化,只有前来借贵观鼓槌、钟杵一用,才能将野牛精困住。”

道长杨飞云暗暗吃惊:难道是本观锁在观后的那头野牛跑了出去?他请赵坡稍候一下,即到观后锁牛洞一看,只见锁牛绳挣断一节,野牛早已逃走.道长杨飞云快步来到客堂,向赵坡抱拳施礼道:“无量寿佛,请御茶监鉴谅,这头野牛是小道擒来的逆畜,锁在观后洞中,牠趁小道云游四方之机逃了出去,给贡茶园带来危害,请恕本观管理不力,让我带着鼓槌、钟杵与你一道去降服逆畜吧!”

道长立即带着镇观之宝,随赵坡前往三溪寺左侧的山上,赵坡用鼓槌猛擂天生石鼓,道长用钟杵猛敲天生石钟,鼓声咚咚,钟声当当,声音响彻云天,震荡着群山峡谷,接连响了七七四十九天,将个野牛精震得来眼冒金星,头昏眼花,沉睡不醒,永远困在山下.从此,人们便将此山取名为卧牛山。后来又在这里修筑了一个湖,取名为困牛湖。

野牛精被困住了,道长杨飞云收回法宝回观去了。三箭水神泉的水又源源不断地滋润着贡茶园里的茶树,干枯的茶树又枯木逢春了……

 

 赵坡赐茶

北宋末年,赵坡早已离开人世间,家乡人民为缅怀她制作赵坡贡茶之德,便在绵竹城西修了一座茶神庙。有一年,本县汉旺场大柏林人氏张峻到汴京赴考,一举考中进士,官至枢密院副使。康王赵构泥马渡江到临安建都后,即位称高宗,这位皇帝只满足于江南半壁河山贪图享乐,听信大奸臣秦桧主降,不思北伐抗金,并将抗金英雄岳飞杀害在风波亭内,又将张峻排挤出朝。

张峻出朝后回到家乡绵竹。一日,他闻听人言,城西茶神庙的茶神最灵异,真是有求必应。这日,他闲下无事,信步走进茶神庙里,他见神庙庄严肃穆,飞檐斗拱,金壁辉煌,香烟缭绕,茶神端坐在神台之上,塑像雍容华贵。体态丰腴,慈眼善目,身披嫩绿色披风,一手执刻有“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双龙金壶,一手持着写有茶字的金盏。神案上香炉里飘着香圈,墙壁上绘着赵坡茶的制作工艺图。张浚仿佛闻到一阵茶香,昏昏沉沉的酣睡在神橱之下,这时,只见茶神从神龛上走了下来,一手执着双龙金壶,一手持金盏高叫一声:“元帅,请用香茶!”

张浚接过金盏道:“谢茶!”放眼一看,敬茶之人正是此庙里的茶神。他顺口问道:“请问茶神尊姓大名!”

茶神道:“元帅文武双全,实在可喜可贺,也是我们绵竹的骄傲。吾料定这次元帅被排挤出朝,不久将被朝廷重新召回汴京,又要启用你北伐抗金。闻听元帅的恩师庞老先生对你临别的赠语:“推功于人,大功必成,归功于已,大事必败。”为免招小人暗算,这是吾作为一个家乡人对你的忠告。”

张浚喝了金盏里的香茶后再拜道:“多谢皇姑指点,张浚一定牢记在心。”

张浚醒来,见茶神如故,口里还留有茶的余香,他即向茶神拜道:“多感神灵赐茶,他日之后再回庙里拜祭。”

时隔不久,孝宗即位,他见金人猖獗,自己偏安一角,度日如年,决心启用战派与金人决一雌雄。因此,又诏张浚回朝,封他为一品宰相兼天下兵马招讨使,征战金邦。张浚认为,这正男儿尽忠报国的大好时机,他便将自己在四川罗江县庞统祠内庞老先生处学的庞统兵法战略用于指挥行军作战,用李显忠,邵宏渊为部将,将士团结一心,向金兵发起了猛烈的反攻,由于张浚有勇有谋,将士浴血奋战,很快收覆了长江以北的大片国土。朝中主降的奸臣见张浚北伐节节取胜,害怕恼怒金人,不给他们贿赂,便在将士中搞挑拨离间之计,他们派奸细给李显忠,邵宏渊煽动说:“将军与金兵苦战,功劳不小,可是都被张浚一口独吞了,将军何苦给张浚卖命呀。”这两个部将只知打仗,有勇无谋,难识奸计,当金兵进攻时,他们互不照应,致使金兵击破宋营,转败为胜。

张浚兵败,奸臣趁机恶意攻击,孝宗不明真象,便罢了张浚的官,再次将他排斥出朝庭。

张浚回到绵竹,重游茶神庙时,他见茶神如故,感慨万千,想起自己没有听信茶神的忠告;没有牢记庞老先生的赠言,自己果遭小人暗算,功劳变成了罪过,辜负了茶神的一片心意。他久久跪在茶神面前,向茶神祷告,自己将在有生之年,为绵竹父老兴教育,修水利,植茶园,学茶神一样为民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