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到土门品春茶2019-10-21

 说的是北宋宣和年间,绵竹土门场三箭泉水边有一赵姓人家,有女名赵坡,年方二八,貌美如花,诗词歌赋,样样出色。建炎二年夏,太阳当顶,久旱无雨。三溪泉水周围的农夫十有八九都中了暑热,心烦气躁,头晕目赤,不能干活,无钱治病。赵坡眼见乡亲们病入膏肓,猛然想起《神农本草》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又联想自己病危时曾受茶神点化,煮嚼鲜茶而愈。忙与父亲把家里的铁锅抬到三溪寺的蛤蟆石旁,架好铁锅,摆起方桌,支上土碗。担来三箭泉水下锅,点柴烧水,水快烧开时,倒入自制的三溪香茗,再放入几朵茶花,煮沸后叫乡亲们来喝。如此三天,凡喝过赵坡煮的茶者,暑热全消,体键如初。这是“赵坡茶”较有意思的民间传说。

 年年岁岁茶相似,岁岁年年味不同。仲春节气,我又来到了绵竹土门,来听三溪寺的晨钟暮鼓,来赏麓棠山大马士革玫瑰,来喝三箭玉妃泉水,来品赵坡绿剑清香茶。

 困牛湖畔,三溪禅茶园,春风荡漾,阳光明媚。一行人着茶姑服装,忙忙地挎上竹编的采茶筐,欢呼雀跃,走着,小跑步,上了茶园。茶树在湖光山色中显得颇有灵气,虽然它不言不语,不动不摇,那嫩绿色的叶片和叶芽儿,一旗一剑一枪,小荷才露尖尖角,已经冒出来了。欢喜让我快步走近茶树,去采摘今年的新绿。先前已经有过采茶的实践,但是,采摘时,还是觉得力不从心,不能够像本地的大姐大妈,她们的动作那个快、准、好,用“得心应手”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不过,凡是有了一次采茶经历,你就知道茶叶的金贵,一片绿豪千滴汗,那嫩绿的茶叶儿,要成为杯中沉浮的好茶,那真是千般不易万般艰难呀。

 体会绵竹茶的好,在今天这个“原汁原味原产地”的品茗环境里,就是有不一样的感觉。今天第一泡的茶,是他们的“当家花旦”赵坡绿剑,绿剑茶以芽嫩、香幽、旨高、趣长而著称,这是清明前采制的茶,更有一番清纯,淡淡的香,在茶杯、茶盏、茶艺师手中慢慢绽放,轻啜一口,那香,顷刻间在整个口腔里弥漫开来,人间有味是清欢;第二泡是新品种野窝子茶,这茶产于北纬30度的物种带上,分布在绵竹龙门山脉的崇山峻岭中,云雾高山中半野生状茶山的优质鲜嫩茶,用瓷小壶做器皿,三箭溪水冲泡,汤色杏绿明亮,似乎有板栗香;用盖碗来泡九顶飘雪,另有一番妙处,那茉莉花的清香,鲜灵浓郁,妙不可言,真真叫人醉了!玫瑰红茶是最后一道茶,茶艺师在茶船上给我们展示,只见茶叶条索肥壮,乌褐油润,这是与中国玫瑰谷的大马士革玫瑰花一起精心窨制的玫瑰养生花茶,此茶的窨制工艺已获得发明专利,哇,这款茶硬是了得,玫瑰的清甜,红茶的纯正,婉转道来,余味悠悠,个中真味,与众不同。

春天里,沐浴春风,走茶山,观春景,采春茶,品春茶,是人间最快乐的事情。